当前您在: 主页 > 国际 >

当前您在: 主页 > 国际 >

我们的大中国呀,就爱唱个“社会摇”,艾瑞巴蒂赖刺够!


 

 
  今天在VICE上看到了一篇《也许你从来没试图了解过“社会摇”》,好像还真是这样,估计你我差不多,听说社会摇是通过去年席卷神州大地、夜店车库的神曲《社会摇》。

  对,就是开头有段神秘独白、音乐节奏太重让人想放纵的土嗨金曲: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群传说中的社会青年,每当月圆之夜,他们都会举行一种古老而神秘的仪式……然后整个人就“脑袋里在开趴体,不晃都不行”。

  动次打次,动次打次,AV8D,下面都朋友和我一起,万,吐,石蕊,佛,康忙北鼻,赖刺够……这就是社社社社社……社会摇!

我们的大中国呀,就爱唱个“社会摇”,艾瑞巴蒂赖刺够!

 
  社会摇跟喊麦并称为网吧两大黄金音乐厂牌,

  可是如今喊麦的MC天佑都登《GQ》、上《快乐大本营》了,社会摇的地位不升反降,被很多人所不齿,认为是一群土嗨喜欢的恶俗玩意儿。

  是时候来真正了解社会摇了,答应小封,看这篇文章时不要摇摆!

在网上流传的各种关于社会摇起源的说法里,一说它不是音乐形式,而是一种舞蹈形式,早年流行在迪吧,近年火到了网上。

 
  在网上流传的各种关于社会摇起源的说法里,一说它不是音乐形式,而是一种舞蹈形式,早年流行在迪吧,近年火到了网上。

  在网上能找到的比较早的冠以“社会摇”字样的视频,是2012年在人人网上病毒传播的《工体十六步,2B青年社会摇》。

跟任何被广大群众效仿的流行文化一样,这段视频搞怪、轻松,顺带还有强身健体之效,难怪有砖家还曾给它点赞,说其有益身心健康。

 
  跟任何被广大群众效仿的流行文化一样,这段视频搞怪、轻松,顺带还有强身健体之效,难怪有砖家还曾给它点赞,说其有益身心健康。

 
  不过,标题里最吸引眼球的不是社会摇,而是“工体十六步”。

  考个古,十六步很好理解,很多舞蹈教学视频都用分五步、八步、十六步的做法来讲解。

  而工体是什么意思?确切的说,其并不是北京的工人体育场,而是指在工体周边、三里屯的夜店里蹦迪时播放的电子舞曲,它们统一被冠名为“工体音乐”,后来被一些人灌录成碟拿来当车载CD卖,比如《北京工体音乐·社会摇全集》。

在工体这个北京最大的夜店聚集地,无数力比多过剩的社会青年在此夜夜笙歌、秒秒摇摆,跟随火爆生意而来的,就是许多怀揣音乐梦想的“中国土”DJ前来打碟。

 
  在工体这个北京最大的夜店聚集地,无数力比多过剩的社会青年在此夜夜笙歌、秒秒摇摆,跟随火爆生意而来的,就是许多怀揣音乐梦想的“中国土”DJ前来打碟。

  而社会摇的说法正是出自这些混迹夜店的DJ之手。

但这群DJ其实挺被音乐圈鄙视的,因为他们奉行互联网拿来(抄袭)主义,制作的很多社会摇都不过照搬国外大神都作品,改个key,混个flow,增增减减再配个 “社社社社社会摇” 的人声,一首“全新”的社会摇就出炉了,还不忘在后面加上“DJ版”,稍微“讲究”点的就加上“ Remix”版。

 
  但这群DJ其实挺被音乐圈鄙视的,因为他们奉行互联网拿来(抄袭)主义,制作的很多社会摇都不过照搬国外大神都作品,改个key,混个flow,增增减减再配个 “社社社社社会摇” 的人声,一首“全新”的社会摇就出炉了,还不忘在后面加上“DJ版”,稍微“讲究”点的就加上“ Remix”版。

  据考证,最初的一首社会摇是被7妹、虞姬、糖糖等DJ“照搬”的世界知名电音制作人Showtek的《Booyah》,可以说正是它奠定了社会摇的标准格式。

  关于Remix是不是抄袭,或者说这些社会摇算不算Remix,大家可以参考大张伟老师360度无死角VR白眼的那篇回应文章,这里就不说了。

  反正结果就是,社会摇越来越多,而且催生出一种特别的社会摇找歌(找原曲)潮流。

我们的大中国呀,就爱唱个“社会摇”,艾瑞巴蒂赖刺够!

 
  至于你说,社会摇为啥会有一大股子“东北大碴子味”?

  为什么不是巴蜀火锅味、潮汕牛丸味、西安泡沫味?

  这个问题说起来就太复杂了,只能说被嫁接上“东北大碴子味”的社会摇变得更火,更喜闻乐见了。

  墨镜、手表、大金链,甩腿儿摇头扭腚子,要的就是一个豪爽的感觉!

可是在《社会摇》里唱“哎呦我去”的萧全却是个广西人。

 

可是在《社会摇》里唱“哎呦我去”的萧全却是个广西人。

早年,萧全还不是摇摆的社会青年,而是唱着人畜无害、爱心满满的《神探威威猫》主题曲《我要让世界更美好》。

 
  早年,萧全还不是摇摆的社会青年,而是唱着人畜无害、爱心满满的《神探威威猫》主题曲《我要让世界更美好》。

《神探威威猫》

 
  《神探威威猫》

  但《神探威威猫》没让他火起来,反而是拼凑出的《社会摇》让他站上了顶峰,这不禁让小封想起另一个转攻网络金曲而爆红的歌手王蓉。

我们的大中国呀,就爱唱个“社会摇”,艾瑞巴蒂赖刺够!

 
  借着互联网,《社会摇》火了,社会摇被更多人消费,也就不可避免地开始被很多人反感。

  这跟其余的流行文化的发展轨迹并没有两样,顶着“抄袭”帽子的社会摇当然更是被推上风口浪尖、众矢之的。

  打开拥有多首大热社会摇金曲的梦洛伊的界面,下面几乎被吐槽的话填满。

2014年,美拍张罗了一场 #全民社会摇# 活动,搜集到很多投稿视频,最后居然还申请了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 
  2014年,美拍张罗了一场 #全民社会摇# 活动,搜集到很多投稿视频,最后居然还申请了一个吉尼斯世界纪录。

  越来越多的企业为了吸引眼球,也招呼员工跳社会摇来创造话题。

我们的大中国呀,就爱唱个“社会摇”,艾瑞巴蒂赖刺够!

 
  当社会摇的娱乐功能被不断放大,流行文化所固有的恶俗一面也就被凸显出来,很多人开始号召抵制土嗨、抵制社会摇,甚至有员工因不堪忍受公司强制跳社会摇而辞职……

  不过可能也是社会摇太过“社会”了,如今其正慢慢退出大众视野,这不是消失,而是存在于美拍、快手、YY、B站等视频APP中,找回它最开始的样子,在网络中给一小群人提供快乐。

  在那里,还有它的“好兄弟”——喊麦!

  最后,如果胖友们还有想让小封“考古”的对象,请留言——康忙北鼻,赖刺够!

文丨张攀

 

文丨张攀